讀大學,究竟讀什麼?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呂彩霞   
週四, 17 四月 2008 15:12

 

「讀大學,究竟讀什麼?」這是高中生及大學一年級學生常問的問題。不論你選擇的是哪一學系哪一科,都會遇到相似的情況:有做不完的小組功課、報告、沒完沒了的會議等等,就像「黏頭芒 」一樣跟著我們走過四年大學生涯。

Last Updated on 週四, 02 九月 2010 15:17
閱讀全文...
 
研經課程﹣阿摩司書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Administrator   
週五, 28 十二月 2007 02:52

 

研經課程﹣阿摩司書
教會復興的探索


阿摩司的信息針對時幣,對社會不平,權貴者的貪婪不法,力予鞭韃。他來自貧苦中,深知道德、社會和宗教的幣端所在。一旦受命於耶和華來到北國,對社會上層奢糜、追求個人享樂、不理民間死活的歪風,抨擊不遺餘力。 (海天書樓啟導本)

阿摩司生於北國以色列最盛世之時,與現今的澳門可以是最佳對照。


導師︱翁偉業先生(國際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東亞區總幹事)

日期︱1月17日、31日(四)
2月22日(五)、28日(四)
3月13日、27日(四)共六堂

時間︱晚上8時正

地點︱FCS夢工場(東望洋新街美利閣CV/4層)

費用︱MOP200(繳費作實)
Walk-in 每位MOP300

查詢報名| 6662 7590 Joanne

如人數不足,或會取消。

 

 

 
「唐慕華的七堂課」探討真正的青少年崇拜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時代論壇時代快拍   
週日, 11 十一月 2007 14:52

【時代論壇訊】由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主辦的「非凡的信仰,非凡的教會──唐慕華的七堂課」已於十一月二日至七日舉辦,由唐慕華博士(Marva Dawn)主講,晚間公開聚會及午間教牧同工聚會,分別假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及突破中心地庫禮堂舉行。七場聚會反應熱烈,其中有多場爆滿,總計有三千六百三十人次參加。

唐慕華於第六課:「植根敬拜的青少年事工——從真正的敬拜到真正的信仰」講座(Be Authentic: Founding Our Youth Ministry on Worship)中,分享「真正的青少年崇拜」這個課題時表示,不應特別為年青人度身訂造適合他們的崇拜(但她強調,並非不去服事年青人),因為她心目中理想的、真正的崇拜,是不分年齡階層、整個教會一起參與的。年青人在崇拜中觀察成年人怎樣敬拜神,以成年人為榜樣,因此,成年人要問自己:我們的敬拜是否真正的敬拜?有否真誠地敬拜神?

read me...
 
使「澳門」成形 . 讓學生決定──澳門學生福音運動的反思(上)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朱秉仁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一16)

一、 歷史背景

基督徒支持福音工作是理所當然。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不論學生、老師、家長都能因耶穌基督的福音得救。然而,我們仍願意在基督徒少的澳門,難度極大的學生,施展福音工作,正如保羅只到未聞福音的地方宣教。

二、 存而不在的「澳門」與澳門教會
澳門的社會發展向來面對一個嚴重困難,就是人材的缺乏:培訓不足,而且嚴重流失。自60年代末起,一個尊重權威的澳門社會開始成形。不幸的是,一個過份尊重權威的文化會弱化對信仰作決定的動機,更難有願景對所屬社會、群體(包括教會)承擔。(權威的信仰與願景就是他們的信仰與願景,當中只有順服,沒有責任和承擔可言)這在文化上阻礙了福音的傳播,也攔阻了造就門徒的工作。

read me...
 
何謂整全使命?(一)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Vinoth Ramachandra   
週一, 30 四月 2007 01:38

二零零一年,數個來自世界各地的福音派發展機構在英國牛津組成彌迦網絡(the Micah Network),此後越來越多人提到「整全使命」(integral mission)這說法。此辭彙來自西班牙文的「misi?n integral」,作為全人關注的用語,它比以前的「全人使命」(wholistic mission)或「轉化式發展」(transformational development),在表達上誤導較少。彌迦網絡發出這樣的「整全使命宣言」:
「整全使命或全人轉化,是福音的宣講和示範。它的意思不僅指福音佈道(evangelism)和社會參與(social involvement)應雙管齊下;在整全使命中,我們的宣講對社會構成影響,因我們呼召人在生命的所有領域中去愛和悔改;而我們的社會參與亦帶來福音的果效,因我們見證了耶穌基督時常更新的恩典。若我們不理會世界,我們就是對上帝的話不忠;因正正是祂的話差遣我們去服事世界的。我們若忽視上帝的話,便沒有甚麼可以帶給世界了。」
這宣言意味著:真正的基督教社會行動,沒有不是同時伴隨著福音宣講的(「福音佈道」);正如真正的宣講,沒有不是同時伴隨著社會行動的。故此,這進路傾向把「整全使命」理解為全人的實踐,是我們外展宣教的策略或方法論。這探索遂著手為世界各地的「整全使命」設立不同的「模式」,讓我們仿效。然而,這卻為那些在人類苦難處境工作的人帶來種種張力;在那裡,公開宣講福音是不可能的,而宣講亦很可能被誤解(也釵]為過往所謂「不道德皈依∕轉教」〔unethical conversions〕的差劣實踐),以致基督徒開展的慈惠工作受到壓制。
不管彌迦宣言的籌組者有何意圖,假如我們較少以教會活動來理解「整全使命」,而較多從「教會被呼召成為甚麼(當然,包括她在世界上的行動)?」這問題來理解,那揮之不去的含糊感能否得到驅除?換句話說,整全使命必須和教會的整全性(integrity)掛鉤。一個整全的人是可信賴的、公私一致的。「整全使命」就是呼召教會,不論在神學上或實踐上都將——「存在」與「行動」、「靈性」與「物質」、「個人」與「社會」、「聖」與「俗」、「公義」與「慈悲」、「見證」與「合一」、「傳講真理」與「實踐真理」等等——維繫在一起,而這些都是聖經敘事裡三一上帝恒常地相提並論的。
因此,重點不在於我們在各種活動上取得實際「平衡」;重點反倒是要堅拒作出沒有聖經根據的區分。例如:當耶穌故意跟一個如撒瑪利亞婦人般被社會排斥的人面對面傾談時(約翰福音四章),祂到底在「傳福音」,抑或在實踐一種「政治行動」,挑戰祂身處的社會的政治忌諱? 當初期教會在羅馬帝國的城市外救回被棄於垃圾堆的嬰兒;或探訪敵對的囚犯,帶食物讓他們充飢;或拒絕參與皇帝的獻祭儀式時,他們究竟是政治顛覆分子,抑或只是在他們的世界中活出福音?馬丁路德金牧師以聖經裡永活上帝之名,抗衡美國社會的白人種族主義,而這位上帝早已宣告所有人皆為平等,並藉耶穌的死使他們彼此復和;馬丁路德金是向國民傳福音,還是參與政治行動?
回答這些問題的答案必定是:「兩者皆是」。提出這些問題,就是不單以彌迦宣言挑戰那些接待貧窮人的專業人士,亦以此挑戰整個屬耶穌基督的教會。彌迦宣言說得好,不單「福音宣講」跟「社會參與」互為因果(福音宣講為社會帶來影響;社會參與則帶來福音的果效),而是所有行動也可以以其他行動來敘述,構成另類的描繪,為我們的生活帶來更深刻的意義。當人要求耶穌總結上帝對我們的要求時,祂並不以一套予以實行的「計畫」或一套予以相信的「教義」作回答;相反,我們被召以整個人來愛上帝,並愛鄰舍如同愛自己。
我不認識有任何基督徒父母是不愛兒女的:他們全都渴望兒女得到良好的教育,有足夠營養,得到最好的健康護理,完成學業時有一份有意義和高薪的工作。不論我們(在我們個別的教會神學中)說甚麼「拯救靈魂」為上帝呼召我們做的最重要工作,或說甚麼基督徒「不屬世界」等等,我們明顯都花了大量時間來確保我們和兒女能在這世上活得安全、舒適和受保障;但當有人問我們:「你不想為一個所有孩子都得到足夠營養、保健、教育、長大後有正當職業的世界而努力嗎?」不少人便會虔誠地驚呼起來:「那不是『社會福音』嗎?」
這種在南亞洲(及以外地方)很多所謂「福音派圈子」裡根本的偽善需要被揭露出來,而當中潛藏的人觀也需要被挑戰。我們都是埋植於社群裡的(socially embedded);從出生那一刻(如非之前)開始,我們已是「社會存有」(social being)。我們在一個家庭和種族網絡中長大,學習一種不是由自己選擇的語言,實踐由更大的社群所共有的世界觀和習俗。我們說的「社會」並非純粹外在於「個體」(individual),反之,它處於「個體」裡;事實上,沒有社會的話,個體是不會出現的,而個體就是社會的一部分。這意味著我們不能將「個人」從社會、經濟、意識形態和政治環境中分割出來;我們正正生活、活動和存在於其中。正如轉化後的個體會有一個關於更美好的世界的新視野,並通過政治行動轉化他們的社會環境;轉化後的社會環境亦反過來有助於個體的改變。南非的種族隔離或印度的家族階級結構等例子,經已充分說明:有時在個體察覺到那跟自己合謀的「結構性邪惡」(the structural evil)之前,我們已需要改變社會。
因此我們所有人面對的問題,便不是「為何我們應走進社會?」,而是「現時我們的社會參與(我們的日常工作、所選擇的居住地方、購物地點、賺錢和花錢的方式、投票習慣等等),是否屬乎基督?」換句話說:「它們是否滿足上帝對世界的心意?還是與後者背道而馳?」與此密切相關的另一個問題——不是「我們應如何傳福音?」——是「我們正在傳甚麼福音?」整全的使命乃源自整全的福音。

 
« 最先上一頁12345下一頁最後 »

JPAGE_CURRENT_OF_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