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後的今天......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Joanne   
週三, 03 六月 2009 01:15

真理及真相都不怕挑戰
歷史亦不會因人的膽怯而改變
祢的國及祢的義是不需要擔心吃什麼穿什麼
但我們怕的
不是「吃什麼」「穿什麼」
而是吃「什麼」穿「什麼」
我們的主
是歷史的主
就是那位有公義的主

 
你在大學求什麼?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同工乙   
週日, 31 五月 2009 20:01

 

今天在圖書館,同工甲找來歷年澳大學生的出版刊物,其中發現一份天主教同學會1995年出版的「迴響」,其中有一篇文章,值得跟大家分享,亦是FCS大專工作其中一樣核心。無論任何年代,大學生都應該是這樣的!

Last Updated on 週五, 10 九月 2010 20:15
閱讀全文...
 
「一代不如一代」?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沈祖堯   
週六, 02 五月 2009 20:09

「一代不如一代」? (2009年4月30日)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院長



最近在報紙看到一篇文章,令我感慨萬分。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在這裏生活了20多年——

……不知是中國人的習俗還是其他原因,『一代不如一代』總是比『青出於藍勝於藍』更具感染力。只要到街上做個訪問,看看市民對『年輕一輩』的感覺,相信『一代不如一代』會以極大比數勝出……並以此作為解釋所有青年問題發生的理由。」 (註一)

事實上,既是家長又是老師的我不時也會這樣嘆息。我們的子女、我們的學生擁有比我們理想的成長環境、比我們優越的學習條件,但為何他們卻成為了「弱不禁風」的年青一代?當我每次看到小學生被老師責罰後便背著書包墮樓輕生、中學生以至大學生因受不了考試壓力而服藥和自殘、年青人初踏入社會工作被上司責難或經不起磨練而變得憂鬱、躁狂等新聞報導時,我總會納悶地問:到底是哪裡出錯?這到底是誰的責任?

文章隨之而來的是年輕作者的控訴。

Last Updated on 週五, 10 九月 2010 20:14
閱讀全文...
 
好大喜功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胡志偉牧師   
週六, 07 二月 2009 01:16

筆者應邀於中國神學研究院分享 : 「當代牧養文化透視」,主觀地以「好大喜功」四字概括描述本港現時教會生態;再作拆解,可勾劃以下四幅連結一起的景象 : 「好」術厭道、「大」事發展、「喜」愛自我、「功」能主導。

「好」術厭道

「2004香港教會普查」反映恆常參與主日學或聖經教導的信徒只有30.8 % (99年為32.8 %),有124間堂會不設有主日學或聖經教導的聚會 (佔全港教會10.5 %)。筆者預期09年香港教會普查有關數據將進一步下跌,教會整體的聖經教導嚴重不足;而大多信徒只安於聽道,卻不能「自我餵養」,可自行查經成長。

當今教會生態混雜,機構林立,浮現「術」多「道」少的嚴重失衡。「潮流興セ嘢 ? 」,使不少教會領袖忙於追趕,疲於奔命,要學的「術」甚多,而投放於「道」的空間與時間則沒有了。一切事工的模式或技術,有其功效;但當教會領袖本末倒置,甚至對「道」失掉信心,形成堂會信眾「好」術厭道,這是我們應當反省的 !

北美教會如柳樹溪教會或馬鞍峰教會等,醒覺信徒靈性普遍萎縮,發現「聚會主義」行不通,即生命深度的成長不能倚賴聚會而來;成熟的會眾中至少有四分之一表示對堂會的餵養感到不滿。本港中年信徒居多的堂會,有同樣現況,並不出奇 !

我們須要撥亂反正的,重新肯定「道」的首要,須要花時間與付代價的,不是即食的。當我們只懂抄襲或模仿別人的「術」,不作「道」的深耕,自然不能培育有深度思考或生命質素的信徒 !

「大」事發展

陳喜謙牧師的名言 :「只有事工,沒有教會 !」正是當下香港教會的寫照。正因為我們失掉了整全簡易、歷史傳承、本而聖道、且可實踐的「教會觀」,形成教會發展嚴重傾斜朝向量化的「中環價值」,顛倒了教會的本質與使命。

龍應台於2004年港大演講,論述本港的核心價值 :「在香港,經濟效益是所有決策的核心考量,開發是唯一的意識型態。『意識型態』的意思就是,它已經成為一種固執的信仰,人們不再去懷疑或追問它的存在邏輯。所造成的結果就是,你覺得香港很多元嗎?不,它極為單調,因為整個城市被一種單一的商業邏輯所壟斷。」

「開發」(美其名是「傳福音」) 也是本港教會的主流價值觀,而市場式運作也成為教會辦事的金科玉律,即人數增長、事工拓展、物業面積的擴展,一切能擴展堂會發展的領域。在「大」事發展的過程中,不幸地有堂會領袖看重了「市場價值」高於聖經原則、技術優先於內容、為求悅人意而非榮耀上帝,形成了教會患上「病態肥胖症」,一方面堂會脂肪多了,信徒人數有明確的增長,另一方面這大群信徒偏愛聚會與湊熱鬧,缺乏運動與紀律,失掉了信仰應有的操練 : 如獨處、閱讀、禁食、接待外人、賙濟窮人等。

「喜」愛自我

近十年來,從節目質素看,本港教會崇拜整體有明確的進步。會眾感受參與崇拜不再沉悶,崇拜的空間、設計、佈置、音響、座椅、空調、音樂及程序等,較以往有所進步。堂會甚至提供披肩 (以免姊妹受不了冷氣),講道經文與大綱印於週刊 (毋須自備聖經),而孩童有專人照顧。然而,這一切有關崇拜的配套與設施,可能帶來的是只「喜」愛自我、卻不肯委身基督的信徒。

無論我們如何搞盡腦汁泡製節目或聚會,務求會眾不斷「娛樂至死」(amuse to death),會眾的信仰實踐仍然照舊,沒甚改變。當教牧以為聚會人數多了,這就是教會的復興或更新;實況不是如此,我們只多了一大群「喜」愛自我的會眾而已 !

消費主義對當今信徒的影響高於福音信仰,不少信徒沈溺於物質 (或相關服務) 的獲取、佔有與消耗,與未信人士根本沒有分別;基督徒同樣地透過消費行動,換取某種可兌現或滿足的宗教經驗。當堂會充斥著大量「喜」愛自我的信徒,這就造成牧養的困惑;這些只求「滿足自我」的信徒看牧職是隨個別「心之所慾」供應適切的宗教服務。一對新人於週六下午結婚,其自我表現可能是所屬堂會的教牧同工全部放下牧養的團契或小組,全體出席其婚禮。倘若子女有升學問題,教牧要代其致電校長「方便一下」或代為安排。

「功」能主導

《2004香港基督教教會普查》顯示,受薪教牧同工共3,136人,另有義務教牧同工244人,而期望增添職位達574個,合計職位總數共3,954個,職位空缺率為14.5%。再細看堂會教牧的在職年期,在職2年或以下的教牧同工佔總人數的28.8%,2至6年間的佔34.7%,其餘36.5% 教牧則在職6年或以上。教牧離開原有的堂會,轉往其它工場,人次比率是46.4%,與1999年同類型調查的46.6% 相若;近七成 (69.5%)的堂會在過去五年間曾有教牧同工轉職,反映本港教牧同工轉換工場,仍然頻密。

牧職「專業化」是當今社會與教會的趨勢,牧職到底是 :「我會做好呢份工 ?」或是個人忠心回應神的召命 ? 教牧理解其職事是否只在售賣專業式服務,滿足一切的渴求,就是一位表現不錯的教牧 ? 牧職是否只有「功能」向度,卻失掉了「召命與使命」的內涵 ? 當教牧以「功能化」看待牧職,事工重於關係,會眾只淪為發展堂會的工具,於是牧養的形態越來越「非人性化」。

教牧看牧職不只是一門專業,也不只是功能的表現;乃是源自召命,與會眾建立互信與尊重的關係;在牧養的關係中,教牧帶領會眾一起成就國度使命。牧職有其功能表現,但真正的牧職不能以「功」能主導一切,要回到召命與使命 !

結語

我們就是在「好」「大」「喜」「功」的文化中,面對牧職的各項挑戰,要扭轉此種形勢,絕非易事。我們首先認知是在此歪曲的現實裡承擔牧職,教牧在其中務要辨別而能抗衡,不要接受為理所當然,要不斷更新而變化。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坐以袋幣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David Ng   
週四, 27 十一月 2008 01:18

22/11/08

被邀請到澳門分享金融海嘯之我見,主持GCF MACAU 幹事ALAN以廣告人身份看世情的觸角,常對人生百態有直截了當的描述。他命題「坐以袋幣」。於普遍保守的教會文化成長的澳門信徒,觀乎當晚出席者皆中產專業兼入息穩定,是次金融海嘯未必傷及他們的要害,只不過隔岸觀火又或所損失的微不足道,在安樂穩妥的蔭庇下,神的保守讓我們安然渡過他人的死蔭幽谷!ALAN安排的聚會場所座落大三巴角落,頂樓酒巴可觀賞大三巴牌坊從梯階至教堂的遺蹟。我於下午六時已抵達,觀看著整個大三巴黃昏步入初夜及至亮燈的過程。在這深秋時份,白色的泛光更把粉飾了的教堂殘骸影得淒涼。二百年前馬禮遜來華傳基督教,踏足澳門,把基督教信仰價值播揚於這個地方,我們這批受惠於基督教價值和世界觀下,得教育栽培,醫療和環境健康,社會匡扶並開拓出不少空間渠道,提供參與和實踐的平台;今天的澳門,在許多層面的分析,絕對是神話式的傳奇,編織著這個神話的內涵和精神,孕育了這些散佈於各行各業和社會體制裡的道成肉身的生命,今天的教會群體會否像大三巴遺蹟,點綴著澳門的濃妝烈艷,曾有一絲良知的掙扎、默然無語……台階或手信舖喊賣和試食不絕。

Last Updated on 週日, 19 九月 2010 01:32
 
« 最先上一頁12下一頁最後 »

JPAGE_CURRENT_OF_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