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2008:危vs機?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甘少琴   
週三, 02 一月 2008 15:03

 澳門2008:危vs機?  龍門陣

 

 

因應本年發生多次民間訴求的遊行,於回歸紀念翌日,澳門基督徒畢業生團契舉辦了龍門陣「澳門2008:危VS機」講座, 主辦單位邀請了譚志強博士、林玉鳳博士及蘇文欣副教授作主講嘉賓,與在場人士一同探討未來一年對澳門來說是危或是機的論壇。

主講嘉賓首先對剛過去的回歸日遊行各自發表意見,林玉鳳(博士)回想在回歸紀念日當天清晨,感受著南西灣區澳門傳統之靈靜的同時,發現新口岸賭場區的巴士上擠滿人群、亦有旅客於早晨時刻徒步參觀主教山,令她感受到澳門靈靜的同時,亦改變了以往只有靈靜平淡的面貌而多了一份活力,亦令她感受到澳門在近年經濟的急速成長、巨額貪污案等一連串事件的效應下,帶動公民力量的發展有著急速的進步,公民意識成熟速度之快亦出乎她意料之外。

而譚志強(博士)亦認同,回歸遊行的冷靜顯示了人民清楚遊行並非逼政府聽取意見的唯一手段,而五.一與十.一遊行所發生的不愉快事件,只是與政府缺乏危機意識及危機處理方法有關,而危機的發生正與傳媒市場特性的需要,而政府亦未有經驗處理群眾運動的經驗,公務員隊伍在面對公務員的三項指標:知識、品格及實務能力都未能盡人意,而多次的民間運動則是高速經濟增長下必然產生的副作用,而核心問題則是高速經濟的增長未能相對地令大部份市民受惠,貧富差距的擴大、 巨貪案的放大作用,連同香港部份傳媒火上加油的報導,令市民受傷害的感覺以幾何級數遞增,從而增加特區政府解決民怨的難度,特區政府亦缺乏應對部份香港傳媒文化的經驗與能力,對訊息的發放沒有一套統一有效的規則,令前線人員與傳媒經常處於對立位置,亦不利於政府在施政以至處理問題後得出應有的效果,譚志強同時指出政府在高中層以及前線人員經過八年的洗禮後,在執行職務時仍抱有前朝政府的思維模式,政府施政過份集中發展經濟而忽略經濟發展所帶來的暗藏危機。
而蘇文欣(教授)則指出,政府所提供予市民表達意見渠道的不足,引發過去一年多次示威遊行的發生,政府在解決市民不滿的問題上,卻仍然沿用澳葡政府時代的模式,以民生代替民主,不斷利用派糖政策等手段,試圖扭轉問題的方向,模糊市民對民生及民主的定義以求達至減低市民對政府的不滿。

有與會者問到近期社會甚至政府部分人士都發表本澳沒有必要舉行雙普選,而普選及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都令香港社會發生不少回響,而一水之隔的本澳會否就以上兩項十分敏感的問題作出實質性行動作回應?

譚志強從回應中表示:從回歸遊行中發現是次遊行首次有要求民主的訴求,反映本澳市民已從追求民生提升至要求民主的水平。而本澳仍然處於行政主導的管治模式,單看立法會議席官委議員有七位、另十位間選議員連同十二位直選議員,就算連特首選舉亦只有從傳統既得利益集團的代表選舉產生,這種權力分佈始於當年基本法起草時期亦是由既得利益集團所制定,從這種基本政治結構問題上觀察,當一天澳門從高速經濟增長下滑時,就會出現更大的民心反向及社會動盪。

而林玉鳳則發現從是次遊行中真正對民主有所訴求的人數事實亦不太多,若從今天開始本澳實行普遍亦只會選出不太合適的人選,而市民亦要清楚澳門市民的權利其實不如想像中那麼多,從中央角度出發,澳門雖要向世界各國以至台灣作為榜樣,證明一國兩制的確可行,澳門才會這樣與別不同。另一方面政府從近年的管治威信低下,亦影響到日常關乎民生上的基本專業規範。在缺乏數據的支持下每每遇到質疑時都要只能作出讓步,而把科學分析的專業基準放置一旁。尤其近期的關於降低社會保障金年齡及青年首次置業資助計劃等兩項福利政策,令退休人士及年青一輩都變成受保護一群,使部分階層缺乏競爭力造成政府好心造壞事。同時市民亦不宜單憑意氣之爭,胡亂提出訴求,今次遊行事實上除了表現市民的成熟,亦有了更清晰的訴求目標,而爭取民主之路是漫長及沒有捷徑。蘇文欣就警察協會要求電台節目主持作出公開道歉一事,反影了一般市民甚至部分前線公務人員,對於法制邏輯及公民權利依然認識不足,而當下的普遍市民仍然是重民生大於民主,若要如香港般利用二十三條立法及雙普選,推動本澳的民主發展成功的機會不大。在譚志強補充說現屆政府餘下任期只有兩年,應該不會對二十三條立法作出積極推動,而普選雖然沒有寫進澳門之基本法內,但若香港實行雙普選後本澳最終都需要朝普選方向進發,而方法亦適宜參考香港方式,首先取消現今的委任議席平均分予間選及直選,同時把間選的功能界別由一人一票選出,借著擴大選民基礎增加議會認受性以降民怨,但到目前為止仍然未現特區政府有此意願,終有一天社會可能會像台灣般要為民主開放付出沉重的代價。

林玉鳳則指出,本澳的社團文化根深蒂固,不過傳統社團與大家都一同面對著社會轉型,既得利益者當然更加不會輕易開放權力,而現今國內的政制及社會發展一日千里,但若本澳繼續以現今的社會制度依舊下去,將來澳門就會比國內更加落後。而蘇文欣亦指出今天本澳的經濟發展主要靠國內開放自由行帶動博彩收益,但主要利益則歸入外資經營者手中,長遠國內有機會調整政策令本澳經濟出現危機。有與會者則提出本澳多年前已作為一個類似仲介角色,例如黃色事業,本澳在這個商業領域上只提供場地,其餘經營者以至服務提供者、消費者都由外地人出任,而政府、市民以至中央都好像覺得沒有什麼妥。譚志強指出兩個問題有著質的不同,首先本澳黃色事業面對的市場主要是香港、內地及東南亞地區人士,經營的所得利益亦只會留在香港等本土國內,但美資賭場則是從國人身上賺取的送回美國,從前的賭博專營公司只不過由香港人經營,所得利益亦留在香港作投資發展所以沒有衝突。更大的問題是國內不少像陳良宇般的高官利用澳門作為貪污洗錢的渠道,中央自然於不久的將來收緊自由行來澳的政策。

主持人提出本澳已作為國際注目的城市,政府及市民應如何面對這種轉變?林玉鳳指出大家應從歷史中認清澳門的自我,不用亦不能一直抱著只對外展示澳門美好的一面,作為地球村的一員對保護世遺我們要敢於承擔,亦要承認本身的不足努力學習。蘇文欣補充說:港澳兩地一直存在著互相比較的現像,雖然很多時候澳門都處於學習香港的兄弟關係般,但亦不能政策照搬的把香港的一套盲目抄襲,在全球化底下更應要有本土化,避免澳門沉沒於全球化的浪潮中。而有與會者提出,政府內部其實有對公務員的危機管理提供不少培訓,只不過依然缺乏實踐經驗,今天出現官員未能有效面對傳媒的問題,相信仍處於實踐階段。

譚、林兩位都指出政府仍然存在用人為親的陋習,制度礓化下人材錯配自然不能避免,局級官員直接面對傳媒的實質經驗不足,與傳統上政府依靠與固有社團溝通解決問題有關,他們未能改變舊有觀念,適應今天不能單靠社團解決問題,更要面對傳媒向大眾解釋政策或發放訊息。林玉鳳更指出面對傳媒與自信心有直接關係,從前澳門市民普遍缺乏自信,例如澳門的文化創作人需要在外地獲得肯定才能被本地所認同。今天澳門的經濟發展及申遺成功事實上增加了澳門市民的自信,只不過政策上的誤差造成澳門市民增加自信之餘要面對外來的挑戰。當中譚志強更舉例,質疑澳門幣兌港幣1.03的匯率沒有什麼理據為何不能與平算?有與會者就提出澳門幣亦曾經試過與港幣平算,市民卻爭相把澳門幣兌換成港幣,造成銀行體系一天之內損失六千萬圓的事件,港幣相對上的流通強勢不能被單以增加澳門人的信心而取代。最後有與會者問到,參與遊行當天,遊行隊伍中混含了各類不同訴求的人群,當中更有十分離題及理智不清人士,有點像嘉年華多於爭取民主遊行,若要本澳擁有較為成熟的政治體制及公民意識,往後我們應如何做?

譚志強在總結時表示:首先不要依賴政府教育市民,市民自己要做好作為公民的認知,從細微的日常生活中活出公民的素質。而林玉鳳則希望大家不要視遊行示威為靈丹妙藥,雖然今次遊行市民表現成熟,事實並不等於公民社會就此成熟,只是代表遊行人士進步而已,遊行示威亦只是推動民主的手段之一。除了做好本身的公民身份外,同時亦要防範民粹主義壓倒專業的守則,官員不要只為應付質詢而放棄專業底線,這樣只會為澳門製造更大危機。蘇文欣則引用香港的例子,市民要從最小的地方參與全城清潔等做起,建立愛護社會的公民意識,肯參與社會才能實現真正的公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