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ao Fellowship of Christian Students 澳門學生福音團契


20年後的今天......

真理及真相都不怕挑戰
歷史亦不會因人的膽怯而改變
祢的國及祢的義是不需要擔心吃什麼穿什麼
但我們怕的
不是「吃什麼」「穿什麼」
而是吃「什麼」穿「什麼」
我們的主
是歷史的主
就是那位有公義的主

Joanne

by joanne | Wednesday 3 June 2009 5:30pm | 分類:信仰分享 | 0 回應



你在大學求什麼?

今天在圖書館,同工甲找來歷年澳大學生的出版刊物,其中發現一份天主教同學會1995年出版的「迴響」,其中有一篇文章,值得跟大家分享,亦是FCS大專工作其中一樣核心。無論任何年代,大學生都應該是這樣的!

你在大學求什麼? 劉淑珍修女 1995年3月
求知識?求發展?慶日後有一技之長好能找隻「鐵飯碗」?這個原來需於進入大學前思考的問題,在「想當然」和「人讀我讀」的情況下,這最基本的問題就被拋於腦後。
據法蘭克福學派的當代德國社會哲學大師哈馮斯的區分,現代人之生活方式可分為「成功取向的行動」及「溝通取向的行動」。前者是建基於實用主義,一切講求技術、手段和策略。現代人追求效率,不顧一切向上爬就是這種「成功取向」的心態。然而人生許多方面卻並不是機器只能以效率及取得利潤的目的去衡量。例如人的自由自主性,人的文化創作,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溝通了解,人的價值追求就是要求「溝通取向行動」。
這類行動是建於理性的溝通,互相理解,尋求相互的感應、理解,以求建立共識。這就是人類文化創建的過程,亦是人性發展以及社會整合的基本步驟。
現今的大學生,講求的較重於成功取向的行動,知識技能以實用價值去衡量,無怪乎有商學院有人滿之患,而文學院改組之情況。人從文明技能的學習去提高生活質素,本是無可厚非,然而卻使人失去了自主創造能力,在溝通上變得無能,自己的存在價值被貶與機器同等,生命受到社會分裂、人互相踐踏的威脅,人的意願受政治經濟制度的壓制。所以,筆者認為恢復人性尊嚴是當今知識分子的首要責任,為相信生命是由天主所造、保存、提升的基督徒大學生而言,更是一項獨特的使命。
知識分子,特別是有信仰的知識分子,在知識、真理探索的過程中,若能學習更好的「自我反省」,更理性的溝通方法,更關注社會各層面的溝通及整合,好能在社會中激起一股動力,推動人人提高生活質素,人人得實現自己,面對新挑戰。讓周圍成為一個更好的交談及生活環境。這不但是一種社會運動,更是天國的擴展行動,因為天國就是天人交流合一,人人溝通共融的境界,而教會-- 基督徒團體,就是天國的標記及工具。

by joanne | Sunday 31 May 2009 0:21am | 分類:信仰分享理念∕神學反省關於FCS | 0 回應



「一代不如一代」?

「一代不如一代」? (2009年4月30日)
沈祖堯
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院長



最近在報紙看到一篇文章,令我感慨萬分。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在這裏生活了20多年——

……不知是中國人的習俗還是其他原因,『一代不如一代』總是比『青出於藍勝於藍』更具感染力。只要到街上做個訪問,看看市民對『年輕一輩』的感覺,相信『一代不如一代』會以極大比數勝出……並以此作為解釋所有青年問題發生的理由。」 (註一)

事實上,既是家長又是老師的我不時也會這樣嘆息。我們的子女、我們的學生擁有比我們理想的成長環境、比我們優越的學習條件,但為何他們卻成為了「弱不禁風」的年青一代?當我每次看到小學生被老師責罰後便背著書包墮樓輕生、中學生以至大學生因受不了考試壓力而服藥和自殘、年青人初踏入社會工作被上司責難或經不起磨練而變得憂鬱、躁狂等新聞報導時,我總會納悶地問:到底是哪裡出錯?這到底是誰的責任?

文章隨之而來的是年輕作者的控訴。

「從197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以來,『自由經濟』和『自食其力』成了香港精神的兩大核心。我們這一代,自小便學懂『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的道理,我們也不停被灌輸『賺大錢便是成功人士』的想法,讀不好書賺不到錢那是失敗者。長大一點,當我們開始和你們談『興趣』、談『理想』時,得到的回應總是『理想唔可以當飯食』;但到現在,卻老是聽到你們說年輕人沒理想、沒大志。

……你們又說我們沒有捱過苦,抗逆能力和你們相比相差太遠;更年長一點的長輩也不時將抗日、國共內戰時的苦况掛在嘴邊,『再苦也捱過』。實在,我們沒有這些經歷。又再想想,我們到底是怎樣成長的呢?你們對我們簡直是呵護備至,你們常說:『我哋捱過,唔想你哋都要捱』,因此便用盡一切辦法,幫助我們避開所有可能出現的困難挫折,讓我們享盡你們能力範圍內的最大奢華!你們甚至擔心我們不能妥善做好工作,不放心交棒給我們,導致你們到今天仍然不能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但到現在,你們又說我們『抗逆能力差』,說來也是百辭莫辯。」 (註二)

的而且確,我們為人父母、為人師長的,有時候也未必能朝著正確的價值觀走,走歪了也並不稀奇。毫不自覺地,我們會把金錢當作量度成功的指標,視物質為學識與資歷的必然產品,認為地位和權力比品格和修養更重要。而最令我痛心的,莫過於大學也以學生畢業後的入息作為宣傳的口號。看見報章比較畢業生的平均月入時,我不禁怒氣衝天。假如父母和老師都把高入息視作年輕人頭上的冠冕,那麼,社會上還會有誰來為我們捍衛人權,誰來為我們伸張正義?將來又會有誰來扶弱濟貧?誰來保護環境?誰來弘揚文化?我們的國家還有希望嗎?我們的社會還會進步嗎?

家長們,老師們,別把我們的價值加諸下一代身上,請給他們一點空間去發掘自己的潛力、自己的理想吧!給他們接受挑戰、挫敗的機會;給他們勇氣和支持,告訴他們並不是每個「有為青年」都要獻身金融、銀行、醫療或法律的。請不要把我們自己未圓的夢、未達的目標,寄託在子女和學生身上。

「一代不如一代」?不如說「一代不同一代」,不要抺殺他們的創意和想像力,不要奪去他們探險歷奇的機會,就讓我們的下一代去塑造他們的未來吧!

(註一、註二:〈給:我們的長輩〉,羅健熙、林輝,《明報》)


by joanne | Friday 1 May 2009 3:36pm | 分類:信仰分享理念∕神學反省 | 0 回應



好大喜功

胡志偉牧師



筆者應邀於中國神學研究院分享 : 「當代牧養文化透視」,主觀地以「好大喜功」四字概括描述本港現時教會生態;再作拆解,可勾劃以下四幅連結一起的景象 : 「好」術厭道、「大」事發展、「喜」愛自我、「功」能主導。

「好」術厭道

「2004香港教會普查」反映恆常參與主日學或聖經教導的信徒只有30.8 % (99年為32.8 %),有124間堂會不設有主日學或聖經教導的聚會 (佔全港教會10.5 %)。筆者預期09年香港教會普查有關數據將進一步下跌,教會整體的聖經教導嚴重不足;而大多信徒只安於聽道,卻不能「自我餵養」,可自行查經成長。

當今教會生態混雜,機構林立,浮現「術」多「道」少的嚴重失衡。「潮流興セ嘢 ? 」,使不少教會領袖忙於追趕,疲於奔命,要學的「術」甚多,而投放於「道」的空間與時間則沒有了。一切事工的模式或技術,有其功效;但當教會領袖本末倒置,甚至對「道」失掉信心,形成堂會信眾「好」術厭道,這是我們應當反省的 !

北美教會如柳樹溪教會或馬鞍峰教會等,醒覺信徒靈性普遍萎縮,發現「聚會主義」行不通,即生命深度的成長不能倚賴聚會而來;成熟的會眾中至少有四分之一表示對堂會的餵養感到不滿。本港中年信徒居多的堂會,有同樣現況,並不出奇 !

我們須要撥亂反正的,重新肯定「道」的首要,須要花時間與付代價的,不是即食的。當我們只懂抄襲或模仿別人的「術」,不作「道」的深耕,自然不能培育有深度思考或生命質素的信徒 !

「大」事發展

陳喜謙牧師的名言 :「只有事工,沒有教會 !」正是當下香港教會的寫照。正因為我們失掉了整全簡易、歷史傳承、本而聖道、且可實踐的「教會觀」,形成教會發展嚴重傾斜朝向量化的「中環價值」,顛倒了教會的本質與使命。

龍應台於2004年港大演講,論述本港的核心價值 :「在香港,經濟效益是所有決策的核心考量,開發是唯一的意識型態。『意識型態』的意思就是,它已經成為一種固執的信仰,人們不再去懷疑或追問它的存在邏輯。所造成的結果就是,你覺得香港很多元嗎?不,它極為單調,因為整個城市被一種單一的商業邏輯所壟斷。」

「開發」(美其名是「傳福音」) 也是本港教會的主流價值觀,而市場式運作也成為教會辦事的金科玉律,即人數增長、事工拓展、物業面積的擴展,一切能擴展堂會發展的領域。在「大」事發展的過程中,不幸地有堂會領袖看重了「市場價值」高於聖經原則、技術優先於內容、為求悅人意而非榮耀上帝,形成了教會患上「病態肥胖症」,一方面堂會脂肪多了,信徒人數有明確的增長,另一方面這大群信徒偏愛聚會與湊熱鬧,缺乏運動與紀律,失掉了信仰應有的操練 : 如獨處、閱讀、禁食、接待外人、賙濟窮人等。

「喜」愛自我

近十年來,從節目質素看,本港教會崇拜整體有明確的進步。會眾感受參與崇拜不再沉悶,崇拜的空間、設計、佈置、音響、座椅、空調、音樂及程序等,較以往有所進步。堂會甚至提供披肩 (以免姊妹受不了冷氣),講道經文與大綱印於週刊 (毋須自備聖經),而孩童有專人照顧。然而,這一切有關崇拜的配套與設施,可能帶來的是只「喜」愛自我、卻不肯委身基督的信徒。

無論我們如何搞盡腦汁泡製節目或聚會,務求會眾不斷「娛樂至死」(amuse to death),會眾的信仰實踐仍然照舊,沒甚改變。當教牧以為聚會人數多了,這就是教會的復興或更新;實況不是如此,我們只多了一大群「喜」愛自我的會眾而已 !

消費主義對當今信徒的影響高於福音信仰,不少信徒沈溺於物質 (或相關服務) 的獲取、佔有與消耗,與未信人士根本沒有分別;基督徒同樣地透過消費行動,換取某種可兌現或滿足的宗教經驗。當堂會充斥著大量「喜」愛自我的信徒,這就造成牧養的困惑;這些只求「滿足自我」的信徒看牧職是隨個別「心之所慾」供應適切的宗教服務。一對新人於週六下午結婚,其自我表現可能是所屬堂會的教牧同工全部放下牧養的團契或小組,全體出席其婚禮。倘若子女有升學問題,教牧要代其致電校長「方便一下」或代為安排。

「功」能主導

《2004香港基督教教會普查》顯示,受薪教牧同工共3,136人,另有義務教牧同工244人,而期望增添職位達574個,合計職位總數共3,954個,職位空缺率為14.5%。再細看堂會教牧的在職年期,在職2年或以下的教牧同工佔總人數的28.8%,2至6年間的佔34.7%,其餘36.5% 教牧則在職6年或以上。教牧離開原有的堂會,轉往其它工場,人次比率是46.4%,與1999年同類型調查的46.6% 相若;近七成 (69.5%)的堂會在過去五年間曾有教牧同工轉職,反映本港教牧同工轉換工場,仍然頻密。

牧職「專業化」是當今社會與教會的趨勢,牧職到底是 :「我會做好呢份工 ?」或是個人忠心回應神的召命 ? 教牧理解其職事是否只在售賣專業式服務,滿足一切的渴求,就是一位表現不錯的教牧 ? 牧職是否只有「功能」向度,卻失掉了「召命與使命」的內涵 ? 當教牧以「功能化」看待牧職,事工重於關係,會眾只淪為發展堂會的工具,於是牧養的形態越來越「非人性化」。

教牧看牧職不只是一門專業,也不只是功能的表現;乃是源自召命,與會眾建立互信與尊重的關係;在牧養的關係中,教牧帶領會眾一起成就國度使命。牧職有其功能表現,但真正的牧職不能以「功」能主導一切,要回到召命與使命 !

結語

我們就是在「好」「大」「喜」「功」的文化中,面對牧職的各項挑戰,要扭轉此種形勢,絕非易事。我們首先認知是在此歪曲的現實裡承擔牧職,教牧在其中務要辨別而能抗衡,不要接受為理所當然,要不斷更新而變化。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by alan | Saturday 7 February 2009 5:31pm | 分類:信仰分享 | 0 回應



坐以袋幣

David Ng
22/11/08

被邀請到澳門分享金融海嘯之我見,主持GCF MACAU 幹事ALAN以廣告人身份看世情的觸角,常對人生百態有直截了當的描述。他命題「坐以袋幣」。於普遍保守的教會文化成長的澳門信徒,觀乎當晚出席者皆中產專業兼入息穩定,是次金融海嘯未必傷及他們的要害,只不過隔岸觀火又或所損失的微不足道,在安樂穩妥的蔭庇下,神的保守讓我們安然渡過他人的死蔭幽谷!ALAN安排的聚會場所座落大三巴角落,頂樓酒巴可觀賞大三巴牌坊從梯階至教堂的遺蹟。我於下午六時已抵達,觀看著整個大三巴黃昏步入初夜及至亮燈的過程。在這深秋時份,白色的泛光更把粉飾了的教堂殘骸影得淒涼。二百年前馬禮遜來華傳基督教,踏足澳門,把基督教信仰價值播揚於這個地方,我們這批受惠於基督教價值和世界觀下,得教育栽培,醫療和環境健康,社會匡扶並開拓出不少空間渠道,提供參與和實踐的平台;今天的澳門,在許多層面的分析,絕對是神話式的傳奇,編織著這個神話的內涵和精神,孕育了這些散佈於各行各業和社會體制裡的道成肉身的生命,今天的教會群體會否像大三巴遺蹟,點綴著澳門的濃妝烈艷,曾有一絲良知的掙扎、默然無語……台階或手信舖喊賣和試食不絕。

by joanne | Thursday 27 November 2008 8:17pm | 分類:信仰分享 | 0 回應



信仰與自動售賣機

by 脆肉鯇

子暨幾次跟我投訴過大學某些飲料自動售賣機“欺騙”他,明明按下A飲料卻滾出B飲料。我只是笑,叫他自己去告可口可樂公司好了。上大學時我們也曾經在合同的課題上討論過自動售賣機的法律問題,因為有時候它會“食錢”。

今天晚上放小息時,我打算買盒飲料,考慮了一會兒後按下“蜜瓜豆奶”的按扭,然而滾出來的竟是我想都沒想過的菊花茶!所謂風水輪流轉,終於明白子暨的心情,他卻在旁邊說風涼話:“算啦,佢知你熱氣嘛!”想到最近的確有點熱氣,而且得不到原來想要的也很生氣,菊花茶也許正好用來下下火。

自動售賣機與扭蛋機的分別在於哪裡?前者是只要你投足夠的錢,就取得你所要的那件貨品,後者是即使你投夠錢,但是未必是你的“心頭好”,明明想要小熊維尼,彈出來的卻是跳跳虎,然而,都應該會是你預料之內的某件物品或者玩具。

“黃大仙”假如真是有求必應,跟我們在天上的父有甚麼不同?單從“祈求就給你們”來看,前者是你向它求甚麼,最多也就得到你想要的那樣東西,而後者卻(根據先賢和一眾基督徒的經驗之談)未必把你所要求的那東西給你,然而,會是適合你的,於你而言最好的。它可能帶給你意外驚喜,令你即時欣喜若狂,然而有時候卻讓你極為沮喪,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天父送咁“厚禮”?

如果人生每件事均如你所願,那是“過癮”呢還是“無癮”呢?我有時想到“心想事成”這句到底是祝福呢?還是詛咒呢?因為人心壞到極處,假如我們所想的都是些好事,“心想事成”或許美好,然而我們有著很多貪婪苦毒惱恨妒忌,若然“心想事成”的話世界會更糟糕。

有時候我們享受驚喜,所以我們玩扭蛋機和食健達出奇蛋,但是,歸根究底人們還是喜歡事情能在自己掌握之中,尤其是對於我這種嚴重缺乏安全感的人而言。

“菊花茶事件”又再次提醒我,世事往往就是這樣子,那麼簡單的交易活動,以為必在自己掌握之內的一件小事,竟然也出了“意外”。那部自動售賣機並不是我天父,當然不是真的如我同學所講知道我“熱氣”才給我菊花茶,因為它沒有自動偵測我需要的功能。

相反,天父不是自動售賣機,不是你要求祂甚麼祂就按你要求賜給你。你要的可能是“原味”可口可樂,但發現滾出來的竟是無糖可口可樂,原因是你有糖尿病。理性上你知道要感謝祂,感性上你卻因此而悶悶不樂。因為我們都以自己為中心。你知道事出有因:是天父的看顧而非純屬“意外”,沒辦法,因為我們的信仰,本來就不是“自動售賣機”。

by joanne | Thursday 30 October 2008 7:31pm | 分類:信仰分享 | 0 回應



"西洋菜”和事奉

圖片來源 http://www.flickr.com/photos/lastboltnut/2401269919/


by 脆肉鯇


最近查經時有人提及,不錯呀,基督徒有好多令人羡慕的平安喜樂,但你看看,在那些見證分享會和感恩會上,那些基督徒是如何痛哭流淚的,這就證明神真是觸摸到人的內心深處,以及當祂要塑造我們生命之時,我們所要承受的是殊不簡單的東西。

聖經中有很多為神作工而受苦的先賢,我常常想,為什麼為神工作不能“由頭喜樂到腳”?為什麼在事奉的過程中總是麻煩多多挫折多多?

忘記了是“衰鬼上帝”哪一集,主角說“我寧願(上帝)愛我少D!”因為神對我們的愛正體現在對我們的鍛鍊和管教。

以利亞當初辛苦到竟然向神求死,但神沒有讓他死,叫他吃東西和休息,又告訴他其實祂已為祂的子民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外邦神屈膝的,意味著以利亞也不是孤軍作戰(列王記上19章)。每次我看到這裡,都覺得異想感動,因為我們的神真是一個體貼的神。祂不只是向我們施行“軍訓”,更多的祂是以父親的身份作安慰。

最要命的是神不會就此要你老命,讓你就這樣在困難面前死掉(你就想!),祂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你所受的試探不會過於你所能受的”(哥林多前書10:13),的確如此,但在此之前真的“嗆”得夠勁。好像坐“過山車”那樣,身體剛剛習慣了高速向上的感覺時忽然下滑,然後五臟六腑都好像已經向下“運動”時忽然又要高速向上...雖然你最後平安到地,但之前那快要被拋出去的感覺真的很恐怖,很想死。還有,你不知道那分鐘是如何熬過來的。

有時候,事奉神就好像吃西洋菜,吃到一半發覺“條菜”太長,吞了一半但另一半吞不下,想整條抽出來又好像有點嘔心(即使我常常在飯桌上這樣做)......很多時候我們想倒不如不幹,不過,因著對神還有那麼一點敬畏之心,以及聖靈對我們的督責,我們還是會像耶利米那樣,“我若說: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祂的名講論,我便心裡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耶利米書二十:8~9)神有這種讓你 “欲罷不能”的能力,比起十條十呎長的西洋菜更難 “哽”,但是總有一天你會歡喜吞了它。

by joanne | Thursday 23 October 2008 8:40pm | 分類:信仰分享 | 0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