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ao Fellowship of Christian Students 澳門學生福音團契


2009最新一期Newsletter

2009最新一期newsletter,預祝大家有一個開心快樂恩典滿載的2010年!!!

請click入以下連結閱讀
http://www.macaofcs.org/newsletter/NEWSLETTER2009dec.pdf



by joanne | Thursday 31 December 2009 5:24pm | 分類:Newsletter | 0 回應



最新一期Newsletter

請click入以下連結閱讀

http://www.macaofcs.org/newsletter/NEWSLETTER0909.pdf


by joanne | Wednesday 9 September 2009 6:56pm | 分類:Newsletter | 0 回應



最新一期Newsletter--即將推出



最新一期Newsletter--即將推出

by joanne | Monday 7 September 2009 12:45pm | 分類:Newsletter | 0 回應



致各尊敬的奉獻者:

為悼念四川及緬甸災難,

由5月12日起至6月12日為期一個月

之FCS奉獻收入,一半將募作四川及緬甸災後重建工作,

善款將交予世界宣明會,敬請留意。

請繼續支持及留意救災工作。

by joanne | Friday 23 May 2008 8:47pm | 分類:奉獻資料報告Newsletter | 0 回應



FCS五月號通訊經已出版

最新一期FCS通訊經已出版,關心FCS工作及想更了解機構發展的朋友歡迎免費索取!

又或者即時click上
第一部份 / 第二部份

by alan | Monday 19 May 2008 4:24am | 分類:Newsletter | 0 回應



請幫助緬甸風災災民

緬甸位處於一個不會刮風的地方,因此當地有大部份地方的房屋都是用木、樹葉搭建的。今次風災災區位於南部,由西向東橫掃幾十個地方才到首都仰光。情況就像玩Sim City出現龍捲風,掃過的地方都移為廢墟。這次風災中,我們有的家人及他們認識的朋友都罹難了!我爸爸說他長大的地方(災情最嚴重的納不都)人和地全部都沒有了!雖然緬甸是一個大家都不會考慮去旅行的地方,但請為這個地方記念、禱告,及伸手幫助!上帝祝福你!

兩個緬甸華僑的子女

請你在禱告中記念這兩個地方,代禱事項就在每天報章上。

上帝祝福你!


收集期:即日起至5月31日
捐款去向:交世界宣明會澳門分會

by joanne | Wednesday 14 May 2008 8:09pm | 分類:奉獻資料Newsletter | 0 回應



刻不容緩

捐助地震災民

請你在禱告中記念,代禱事項就在每天報章上。

上帝祝福你!

收集期:即日起至5月31日
捐款去向:交世界宣明會澳門分會

by joanne | Wednesday 14 May 2008 8:07pm | 分類:奉獻資料Newsletter | 0 回應



FCS一週年感恩會

by joanne | Sunday 27 April 2008 8:58pm | 分類:Newsletter夢工場關於FCS | 0 回應



讀大學,究竟讀什麼?

「讀大學,究竟讀什麼?」這是高中生及大學一年級學生常問的問題。不論你選擇的是哪一學系哪一科,都會遇到相似的情況:有做不完的小組功課、報告、沒完沒了的會議等等,就像「黏頭芒 」一樣跟著我們走過四年大學生涯。

最近在珠海逛書店,無意中看到有一整個書架都是銷售著同類型的書:怎樣讀大學。以前有關這題目的書可謂少之又少,有信仰根基的更加不多:楊牧谷牧師的《大學這玩意兒》、 劉紹麟先生《打倒符碌—做個有料大學生》、台灣校園書房《大學不是蓋的--大學Guide》等等,都是我們的「天書」。這使我在書架前駐足良久,因為我也想認識多點國內的學生是如何被指導進大學的。

我站了在那邊一個多小時,差不多將有關書的目錄都翻了翻。以我疲乏的歸納能力,得了一個「成功是硬道理」的結論。什麼是成功?年輕有地位能賺錢是也。我忍不住手買下了其中一本,賣點是作者是一個二十五歲的青年才雋,年紀輕輕已經是某某文化傳播公司的董事長。因此該書就以「一名二十五歲董事長給大學生的十多項忠告」。書裡的內容有很多都有很好的參考價值,有些更是我常常對學生說的。例如大學學習其中一樣最重要也最寶貴的就是訓練獨立思考的能力,這種能力的強弱直接影響以後走的路;大學所教是視野,不同學者都有其自己的理論,都可以發展其個人的學說,沒有獨立思考能的及判斷力的話,怎可以有自己的立場?

可是有更大部份的內容,在我看來真的似是而非,若不是這幾年不斷跟大專生一同生活、查經及切磋,在上帝的話語上有一點基礎,真的很容易「中招」。譬如說:「不走彎路就是捷徑」。對嗎?邏輯上很正確,數學上也沒有問題,問題是:你要走捷徑幹啥?又例如這個比較無什麼爭議的:「求職簡歷必須突出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求職的時候大可不必「有一說一」,一個人說假話不難,難的是把假話說到底,並且不露破綻……假作真時真亦假,當所有畢業生的簡歷都像牛肉一樣注水,就算你的簡歷沒有任何水份,審批的也會推定你有虛誇,既然有偷沒偷都是賊,那還不如名符其實的偷一回……」
讀罷以後,我心裡納悶了好一回。原來我們國家的孩子都是這麼的想、這樣的被教導出來,不用四年一代,每年都可以按「規格」地「生產」出適應力強的大學畢業生,難怪那些最合情理的好人好事都能夠被搬上電視節目受高度表揚。

在這裡,「義人」真的能夠因「信」得「生」嗎?我懇求主,不要讓澳門的年青人也被社會急功近利的「成功主義」同化,我們需要學習的是踏踏實實的經歷上帝的帶領;也求問主,究竟我們中國的同胞,需要的是什麼樣的福音呢?


家書分享:呂彩霞(行政主任)

by alan | Thursday 17 April 2008 0:13am | 分類:Newsletter家書理念∕神學反省 | 0 回應



EARC2008東亞區學生福音會議--重建與擴張!

詳細內容請留意稍後公佈!

by joanne | Wednesday 2 January 2008 8:12pm | 分類:Newsletter | 0 回應



Newsletter vol3- 2007年8月

新一期FCS通訊現已出版,請到FCS夢工場或所屬教會機構免費索取

亦可下載電子版
http://www.macaofcs.org/newsletter/FCS_newsletter_web3.pdf

by alan | Monday 6 August 2007 7:34am | 分類:Newsletter關於FCS | 0 回應



城市宣教營感想

/ 阮志豪 (澳門大學三年級學生)

準備踏入大學的第四個年頭了,我好像還是有著不明朗的明天。

這個暑假,在一個天朗氣清的六月。過了香港參加一個名為“城心所愿”的營會。這是自己第二次參加有關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FES)所舉辦的營會。當中所參與的有中學生、大學生、畢業生,都可算是來自五湖四海。我想,我和另一位的同行者算是比較奪目了吧!因全營只有我倆是從澳門來的。

究竟我們是如何渡過這數日的時間? 先說說我進營會的第一個印象吧。營會的“頭炮”是城市考察,可能你會問什麼是城市考察?我的答案會是:城市考察就是用你的眼、耳、口、鼻及你的頭腦去觀察城市的每一面,這可是客觀的,也可是主觀的。今次所考察的地方,正是我每次去香港的時候大多都會去到的,就是銅鑼灣。每次去銅鑼灣的原由總離不開購物吧!今次卻是不同。今次一行,我們像是一個遊客一樣重新認識這個地方,而我卻是第一次這樣去認識銅鑼灣。整個考察過程我都很認真及用心去觀察、去細味。一個繁榮的地方,其實每個角落都藏?探究的可能。原來一個看似很熟識的地方,你可能每日都經過,可能每日都踏足,但你未必真正知道她的過去及箇中的問題。回想一下,現在所身處的澳門,我可能每日都會經過,每日都會踏足,但我好像未曾真正去認識過及觀察過她。這就是我入營開始的感受,要講城市宣教,那就要先去認識這個城市吧。

你認識澳門嗎?

營會當中,有不少名人高人吧。他們分別是駱穎佳先生(《後現代拜物教》作者)、龔立人博士(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副教授)、盧龍光牧師(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等等。從他們身上也獲益不少,讓我認識什麼是「新貧窮」、什麼是「企業社會責任」、什麼是「McDonaldization」、什麼是「社會公義」等等,這都是一些很好的知識。我感覺到自己的眼光闊了,其實真的是沒有什麼的機會能有這麼多的學者對著我說話,除非你特發其想去找他們的書看。知識越多,眼光也會越闊吧。這次也激勵了自己要多看書,多看這個世界。

“唔需要再等領袖的出來! 因為你就是領袖!”這是在最後一日聽到的。當我聽到這句說話的時候,我有一種打從心底的感受。我真的很想對澳門每一個年青人說 “起來吧!還等什麼?在澳門你看見什麼的需要,或是你想做什麼?來! 不用只在等人們的出現及起動,你也可動吧! 因為你也可以是個領袖!”

最後想從盧龍光牧師聽到的和大家分享。做基督徒必須思想這三個字“去”、”等”、“死”。你有那敢死的決心嗎?為何生?為何死?


有關相片及講道錄音可登入
http://www.fes.org.hk/mission07

by alan | Thursday 2 August 2007 7:01am | 分類:Newsletter花絮講座資訊理念∕神學反省 | 0 回應



寫給澳門青年的“戰書”

/陳志峰

二十五年前,龍應台寫過一篇文章,她批評當時台灣的大學生缺乏社會關懷和國際視野。其中有一段寫得很生動:

坊間雜誌選出來的大學校園“美女”,被人問到社會問題時,嬌滴滴地說:“好可怕喲!”吐吐舌頭。這樣“可愛”又“純潔”的大學女生為數不少,而且討人喜歡。我們的學生不僅止對台灣本身的社會、政治問題印象模糊,對台灣以外的國際情況就更加陌生了。伊索匹亞的飢荒、烏干達的政變、南美的游擊戰、天主教廷對墮胎與離婚的立場、菲律賓的軍隊暴行等等,都不存在,都沒有意義。(〈不會「鬧事」的一代〉,收入《野火集》內)

換了時間和空間,二十五年後的澳門,我們的大學生到底怎樣?答案由大家回答好了。

最近戰地女記者張翠容來澳,劈頭第一句就談到台灣“樂生問題”。她早前跑到台灣,聲援那邊的保育運動,她告訴我們,讓她最感動的,是那些自發性的、勇敢的站出來的大學生。撇開政治不談,整個“樂生保育”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公共議題,箇中至少牽涉三個不同的社會層面:文物保護、城市發展和弱勢關懷。學生參與其中,以客觀、中立和批判的眼光討論議題,其公民素質也因此提高。可是,現今澳門的大學生到底有沒有積極參與討論公共議題?

早前“藍屋仔事件”,引起社會上一陣討論文物保護和城市發展的熱潮,也勾起了澳門年長一代“胼手胝足”的集體回憶,這對於澳門的公民社會發展有著正面的影響。可是,整個“藍屋仔事件”,澳門大學生的參與程度怎樣?再看“歐文龍事件”,這起世紀貪污弊案暴露了澳門法制、監察和行政的很大漏洞,試問一個法制不健全、監察力度不足和行政容易疏失的社會如何邁向公民社會的道路,我們的年青人在這次事件中知道了甚麼?思索了甚麼?討論了甚麼?回應了甚麼?學習到甚麼?而春節的“金沙事件”同樣是值得讓年青人討論的議題,博監局發出指引要求金沙派彩,香港少女得到七十四萬到底對於澳門社會有甚麼影響?這次事件應不應該派彩?如果應該,理據何在?如果不應該,又因為甚麼?類似的社會議題,如果年青人參與其中,相信對於自身的成長,以至成為具有素質的公民有莫大的幫助。

更重要的是,我們希望年青人把目光放得更遠一點,在這個全球化的年代,世界已經被“抹平”,我們不能獨善其身,全球與我們息息相關。香港的特首選舉、台灣的統獨議題、國內的物權法、中日外交角力、以巴衝突升級、伊拉克局勢不明、美國世紀校園槍擊案、全球暖化問題加劇……澳門的年青朋友,你們到底有沒有關心以上的議題?

從前我也寫過類似的文章挑戰澳門的年青朋友,我期望他們向我奮起反抗,我非常希望大家群起來罵我,罵我誤解了他們、看輕了他們、冤枉了他們;我更渴望他們告訴他們是如何積極關懷澳門社會,又如何熱心關心國際形勢,他們會用批判的眼光,分析時事,針砭時弊,褒貶世情。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公民社會的願景有望。

reading_cfchan@yahoo.com.hk

by alan | Wednesday 1 August 2007 6:48am | 分類:Newsletter | 0 回應



同行

呂彩霞(行政幹事)

由開始全職事奉到現在,每隔一段時期,腦海中都會浮現出一段∕節經文,提醒我行事為人。就好像讀書時每個學期的末疰D目一樣,完成了就可以進到下一個階段,未完成就要retake(重修)甚至tri-take(再重修)。

第一次強烈地有這種「升班」意識的是在我事奉的第一年。由從中學開始,自己都是一個活躍分子,不論是在學校的學會、活動,抑或是團契聚會,我都很是熱切,無論所參與的群體熟悉與否,不消一會便能成為其中的搞手。過程中得到很多牧者、導師及弟兄姊妹的忍耐、教導及稱讚,漸漸地增強了我對於「事奉」的熱心及信心。不諱言,這對於當年如此「堅定」地選擇以學生工作為全職事奉起了一定的催化作用。

「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啟3:19上)
2002年我有機會往菲律賓一個月,參加一個當地的大專學生訓練營。在這一個月裡,除了事工上的學習外,有更多時間是在經歷上帝的「修剪」。當時剛剛事奉一年,滿心歡喜的以「同工」身份去參加營會。與很多畢業生第一年工作一樣,事奉的人也會心高氣傲,覺得自己的一套做事方法有很多別人值得參考之處。即使是口裡說著要謙卑,心裡想的總是另一回事。在整整一個月裡,除了聚會及跟朋友聊天之外,最多時間就是坐在山邊、倚著四周的自然環境向上帝禱告。

就在某一天的下午,禱告加小睡加禱告大約兩個小時,突然間有一段經文不停在腦海中出現:「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3)」我開始時也不以為然,還唱起歌來。但後來發覺不對勁,為什麼這段經文老是在耳邊轉動呢?於是便很認真地坐了下來,禱告問上帝。在禱告裡我反問我自己(我相信是上帝問我的,因為我不認為自己有這麼強的反省力和智慧):我現在的事奉,表面上看來是「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但骨子裡我是真的在「求祂的國和祂的義」,抑或是想要「加給你們」的「這些東西」?這個問題一出現,我真的打從心底裡發抖:上帝要來跟我算帳嗎?今次死定了!一直的事奉,起初(特別是初信)未知道會有這麼多滿足及喜悅時,動機應該還很「純淨」。但日子久了,我所需要的「稱讚」及「被認同」等等又真的會隨著我所作的「事奉」而來,甚至已經混淆不清的。

上帝是滿有憐憫及慈愛的,祂所提醒的,一定會給我時間及機會去改過。我反省自己過往的事奉過程中有多少是「為神的名」,有多少是「為自己的名」,然後向上帝認錯,努力改過及避免再犯。我不敢說現在所做的事都是很清心,但試過這次「超級腳震」的經驗後,我要更加努力保守自己的心。然而非常確定的是:上帝與我同在。
自這次之後,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經文在我腦中繚繞不斷,而且都是針對我當時的問題。雖然要經過的過程不容易,從腦袋到心靈到行為的改變,原來要費很大的力氣。但我非常感恩,因為上帝願意好像父親提著女兒的小手教寫字一樣,一步一步的領我走。

by alan | Tuesday 31 July 2007 6:17am | 分類:關於FCSNewsletter家書 | 0 回應



Newsletter vol2- 2007年7月

第二期FCS通訊現已出版,請到FCS夢工場或所屬教會機構免費索取

亦可下載電子版
http://www.macaofcs.org/newsletter/FCS%20newsletter%20web2.pdf

by alan | Friday 20 July 2007 6:41am | 分類:關於FCSNewsletter | 0 回應



使「澳門」成形 . 讓學生決定──澳門學生福音運動的反思(上)

朱秉仁〈監事〉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一16)

一、 歷史背景

基督徒支持福音工作是理所當然。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不論學生、老師、家長都能因耶穌基督的福音得救。然而,我們仍願意在基督徒少的澳門,難度極大的學生,施展福音工作,正如保羅只到未聞福音的地方宣教。

二、 存而不在的「澳門」與澳門教會
澳門的社會發展向來面對一個嚴重困難,就是人材的缺乏:培訓不足,而且嚴重流失。自60年代末起,一個尊重權威的澳門社會開始成形。不幸的是,一個過份尊重權威的文化會弱化對信仰作決定的動機,更難有願景對所屬社會、群體(包括教會)承擔。(權威的信仰與願景就是他們的信仰與願景,當中只有順服,沒有責任和承擔可言)這在文化上阻礙了福音的傳播,也攔阻了造就門徒的工作。

鄰近的華人地區(例如香港和台灣)在70年代起建立本土意識,教會承此風而成長和穩固。在60年代已為教會打下根基,培養人材的學生福音運動奶ㄔi沒。相向地,學生福音運動產生的「信仰的覺醒」也逼使人追尋自身社會身份與民族身份,[1] 在其中委身、事奉,為主得?這地的人。但由於種種歷史原因,澳門本土意識到現在仍只處於「初級階段」,[2] 願意委身於澳的信徒、領袖、牧者仍然不足。人口的流動,人材的流失,一直是澳門社會和教會都面對的嚴重困難。2002年後,澳門經濟的急速發展, 突顯經濟發展的社會危機和道德危險,但澳門的本土意識也開始凝聚。教育程度的提高,市民對所屬群體的理性反省也隨之而起。社會的發展對澳門的福音工作有危亦有機。

三、 困難重重的「學生福音運動」
澳門的學生福音運動近年起動,但澳門教會的學生工作則幾乎在教會建立的同時開始,而且緊貼時代需要。清朝廢除科舉的翌年(1906年),志道會堂(「中華基督教會志道堂」的前身)隨即開辦西式學校「志道小學」(「蔡高中學」前身)。上世紀50-60年代,不少教會學校也在澳門開辦,面向當時大量的難民後代。教會興辦的懷少機構更在大專生甚少的60-70年代,培養出不少大專學生。教會的學生福音工作既為教會帶來有恩賜信徒,也為社會提供人材。

但70年代,基督教背景學校直接被政治風潮影響,或因政治風潮中生源下降而紛紛結束,或由非基督教團體接辦。[3] 在意識形態分歧被高舉的年代,在非基督教學校內進行福音工作也不再可能。澳門的學生福音運動多年來都比其他東南亞地區更難展開,甚至有國際學生福音機構適應澳門環境,將福音對象從學校學生改變為街坊鄰舍。

直到80年代新移民日眾,而至教會學校有生源重辦。澳門大專院校大舉向內地開放招生,澳門的學生生態起激烈變化。我們感謝上帝在艱難的環境使用特殊方法來使福音遍傳,但我們更願意今天盡力使學生得聞福音,甚至讓學生自己成為福音運動的主角。

一些神學反思
學生福音運動有本色化的訴求,因為對群體的認同與委身,是使人靈性成長的根本。對本地的委身,更是為了讓學生成為釋放信仰力量,有能力承擔責任的一代。我們仍然相信,基督使人與世界跟上帝所重建的和好,不是勉強,乃是甘心,是決定與承擔帶來的後果。我們無法重塑60至70年代成長的澳門人,但我們願意今後的學生以基督為中心地決定、承擔自己的生命。尤其在澳門學生比過去面對更多的選擇與挑戰,試探與機遇的今天。



[1] 關於50、60年代香港學生福音工作的研究,可參倪貢明,羅慧芳:〈香港教會歷史與城市發展的關係:一九00至一九八0〉,倪貢明,羅慧芳編:《城市宣教與香港》,(香港: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1988),頁55-56;郭偉聯:〈承傳與更新:從艾得理在港學生事工看傳教士與華人教會及青年基督徒的互動〉,「『自西徂東』──馬禮遜牧師來華二百週年紀念暨第五屆近代中國基督教史研討會」發表文章,2007年,頁8-10。
[2] 孤立來看澳門人的本土意識不算弱,對自我身份的認知:澳門人的有14.8%、中國人34.0%、兩者都是49.8%。但與香港、台灣相比,澳門本土意識最弱,但國家意識最強。〈「香港、台灣、澳門、沖繩民眾文化與國家認同國際比較調查」2006新聞公報〉《港大民意網站》, 2006 年11 月27 日,下載自:
[3] 從1969年到1977年,澳門學生人數下跌43%。劉羡冰:《澳門教育史》(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2年),頁23。

by alan | Friday 8 June 2007 10:29am | 分類:關於FCS理念∕神學反省Newsletter | 0 回應



Newsletter vol1- 2007年6月

新一期FCS通訊現已出版,請到FCS夢工場或所屬教會機構免費索取

亦可下載電子版
http://www.macaofcs.org/newsletter/FCS_newsletter_web1.pdf

by alan | Friday 8 June 2007 10:06am | 分類:關於FCSNewsletter家書 | 0 回應